一点点地给老人擦身、更衣

人到了圣地,想法竟如此怪诞,当然很不如法。吕美静(导演):没有做整容?金兆丽:当然了,天呐,妈呀,我这个原装的,一针都没有,你看看(用手拍脸)。我这个脸,我只做了全身的手术和变性的手术,我这个脸没有动过。安少:行了(笑)。
2018年01月26日